首页 耽美推荐正文

【加豆微小说】旧忆1941【GL】

heyman 耽美推荐 2020-10-26 30169 0

加豆社区@ 闻说长安 


“湘南的桃花又抽了新芽,可惜你再也看不到了。”



1937年北平沦陷的时候,处处都是枪炮声,枪林弹雨也不过如此。达官显贵、平民百姓无不自危,走在街上都得担心着日军伪车,稍不注意指不定就成了车下冤魂。

同年九月,北京大学南迁。原垣便托了戏班班主的福,搭上了去湖南的那辆火车。亏得那班主在北京大学有个有点权力的近亲,便能跟着北京大学的学生一路去长沙。

原垣的戏唱的好,人也长的好看,旁的人夸女子原本该是要夸她的美的,到了原垣身上,大伙儿都夸她英气。原本在北平的时候,原垣便是南街出了名的武旦,一曲《穆桂英挂帅》名噪北平。

喜欢她唱这曲戏的多为女子,尤其是读过书、一心卫国的女子。可偏偏原垣并没有什么保家卫国的豪情壮志。童年经历令她不敢去信任何人,饶是待她如同亲女一般的班主,她也未曾真正交心,更遑论保家卫国一说。

原垣六岁那年被亲生爹娘丢在了南街,他们不是本地人,她便找不到回家的路。

于是原垣一个人坐在南街等了她爹娘一天一夜。那时候她只晓得爹娘不喜欢她,常常不给她饭吃,却没想过她这亲生的爹娘狠的下心不要她。

她后来跟南街那群乞丐抢吃的,一个人在人群来往最少的地方讨饭吃。一个六岁的娃娃哪里抢的过他们,她便常常挨打,偶尔讨来的钱还会被抢去。于是她后来学聪明了,总会藏着点放在鞋子里。

一次,原垣偷摸着买了个馍馍躲进巷子里吃,一边吃一边哭,馍馍都吃完了,可她还是饿,就继续哭。

便是这么哭了好些时候,哭累了,未曾注意身旁来了生人,猝不及防被塞了一嘴甜糕。

“这么好的嗓子不拿来唱戏,哭坏了岂不可惜。”

于是原垣跟着班主进了戏班唱戏,一唱就是十几年。她从前跟着亲爹亲妈的时候,常常吃不饱穿不暖,瞧着便面色蜡黄,身材枯瘦,气色比起同龄人来差了不止一星半点。

后来她进了戏班子,将气色养了回来,日渐出落得风姿绰约,无人不说班主捡了个宝回来。只不过她眉宇间的英气盖过了风华,班主常说,若是她敛了几分凌厉,该是个千娇百媚的名旦。

彼时他们的戏班方迁至湖南,班主就带着戏班去了湘南一带,原垣便是在她们落脚的城里遇见了莫文。

京剧对于南方一带的人来说是很新鲜的,原垣的戏班一来,便吸引去了不少人,一时间那块地方的花鼓戏戏班子与原垣所在的戏班成了对头,相互看不上眼。

莫文便是这一带唱花鼓戏的名角儿,可她们并非是因台上的名气相识的。

1938年的阳春三月,原垣在郊外迷了路,她也不着急,一边散步,一边等着人来找她。就这么走着走着,瞧见不远处有户人家。原本不过是想去讨口水喝,却被院子里桃树下翩翩起舞的少女扰了岁月,惊了年华。

原垣没读过什么书,不晓得该用什么来形容初见莫文的场景,只无端想到了一句:

“我看她,好一似九天仙女月里嫦娥临凡下,真个是沉鱼落雁闭月又羞花。”

莫文回头看到原垣时也愣住了,她从未在湘南见过这样好看又英气的女子,翩若惊鸿,婉若游龙,若是教她去唱戏,唱的也该是巾帼英雄。

莫文笑得娇俏,她雀然的一蹦一跳来到原垣面前,问她:

“姐姐,我好看吗?”

“好看,可我觉得今年的桃花要开的更美些。”

莫文就此鼓着腮帮子佯作生气的模样瞧着原垣,原垣便也笑,她揉了揉莫文的头以示安抚,明明是初次相见,她们却宛如多年的故交。

她们俩各自的戏班子和对方争得不可开交,她们却时常私下里头见面,一起赏花饮酒,唱戏品茗。

莫文最喜欢原垣的穆桂英,常常央着原垣唱给自己听,原垣也由着她。一个人唱不烦,另一个听不腻。

莫文爱极了桃花,一手桃花酿比起酿酒师傅也不遑多让,而原垣却喜欢冬日里的雪。1939年春,莫文在院子里的桃树下埋了四坛酒,那是她二人一起酿的。她们约定好,等到天寒地冻,大雪纷飞时节,再将酒挖出来,一面饮酒,一面赏雪。

她们的约定原本是可以实现的,若是日军未曾攻到长沙的话。

硝烟弥漫,花鼓戏戏班的班主,也就是莫文的父亲,不幸葬身在了战火里。从那以后,莫文一人挑起全戏班的重担,极少再与原垣见面。甚至原垣能感觉到,莫文有意避着她。

莫文依旧是湘南有名的角儿,只不过她变得不一样了。

若不是原垣发现,莫文绝不会告诉她原垣自己成了地下党员。她借着父亲的死,疏远了所有与自己亲近的人,她怕哪天自己暴露了连累他们。

她替共产党周旋汉奸,截取情报,原本干净纯澈的小姑娘,成了万种风情、八面玲珑的人。

“原垣,我不想连累你。”莫文苦笑道。寒冬腊月,原垣来时的脚印已经被大雪盖去,她们站在昔日相遇的桃树下,相顾无言。

桃枝褪了绿叶,结了一层厚厚的冰,她们从莫文的阳春三月,来到了原垣的寒冬腊月,却没能如约一起喝酒赏雪。

“树下埋的酒不喝了吗?”原垣问道。

“不啦,待会还有事。你先回去吧,别让人发现了。”莫文答。

原垣点头,果真,从那以后她再也没去找过莫文。

1941年,日军再次攻打长沙,莫文接到命令去截一份重要的情报,这次的任务很危险,她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回来。

她冒着被发现的危险,乔装打扮去见了原垣。或许是因为从前被抛弃过,原垣也能知道,她应该再也见不到莫文了。她不想让莫文接这次的任务,可她不能阻止莫文的大义,不能阻止她去救她所热爱的国家。

莫文将所有重要的东西和情报都给了原垣,她抱着原垣,无声的流了原垣一肩的眼泪。

“要是我回不来了,你来帮我把这些都交给组织吧,会有人来跟你对接的。”

“你不怕我一气之下把它们都送给敌人?”

“你不会的。穆桂英唱的那么传神的人,怎么会背叛国家呢?”

“这算是党和国家交给我的任务么?我做不到,你自己回来交给组织。”

莫文笑了,她双手吊着原垣的脖子,亲了她一下。

“我相信你可以,你可能自己没有发现,你比我更适合做党员。所有人都以为我是因为父亲的死而改变的时候,只有你发现了我的不一样,并且揪出了我的身份。”

“我父亲也是党员,他是为国家而亡的,他是我的骄傲,我不能让他失望。”

莫文只是亲了她一下,从此她便觉得俗世美好,山河无恙。

她揽住莫文的腰,吻住了莫文的软唇,水乳交融之间,莫文摘下自己头上的桃木簪,别在原垣的发间。原垣的泪珠顺着面颊滑下,转瞬风干在寒风中。

最后莫文再也没有回来,原垣拿着她的枪,替她在台上千娇百媚,在台下周旋汉奸。原本一个只在乎自己的人,因为爱她所爱,将一生都献给了国家。

“湘南的桃花又抽了新芽,可惜你再也看不到了。”

继续阅读下载APP

评论